聖潔(二):如何聖潔

Transfiguration of Jesus, Carl Bloch (1834 – 1890)

但如今 上帝的義在律法以外已經顯明出來、有律法和先知為證,就是 上帝的義、因信耶穌基督、加給一切相信的人、並沒有分別。(羅三:21~22)

一、基督福音的聖潔

福音能夠潔淨罪人使之成為聖潔,因為福音的本質就是上帝自己、亦是聖道,也是祂的大能。(羅一:2~4、16)福音就是基督自己,是關乎基督除去世人罪孽污穢的應許,所以福音除去了罪人的罪惡(約一:29),使得信徒成為聖潔。一個被聖靈以福音聖道重生、賜與信心使之成聖的信徒,其地位與身份上已經聖潔了,他具備了聖潔的新人(羅六:3~11、14、羅七:22),喜愛聖靈的律,並與舊人的情慾相爭。

聖靈的工作即以基督的血將信徒潔淨使其連於基督,而基督就是藉著眾先知與律法所指明的應許,這是關於神兒子的福音(羅一:2-4、羅十:17),祂是作為首生的,憑著祂的血,藉著聖靈以其無窮之生命之大能(來七:16),獻上挽回祭,使屬祂的人都成為聖潔(西一:22),因此基督成為信徒成聖的根源,基督亦是我們的聖潔(林前一:30)。

二、地位上的聖潔

未蒙聖靈重生之人是無法成聖的,因他未具備聖潔的生命。此生命必須與基督聯合,使新人能夠持續被供給屬靈的恩益以成聖,這最終得到的果子就是永生(約十五:4、羅六:22-23)。所以,談到聖潔,第一步只能回到福音之上。罪人只能透過福音,與聖靈的工作,憑藉信心在認識自己是罪人的景況、察覺公義上帝的忿怒、基督的救贖,方能從地位上聖潔。

這件事不一定是線性的、一次性的發生,在信徒的生命中,可能未預期是多次的、交錯的光照在信徒的認知中,雖然如此,若能夠確實明白這些意義和重要性,則總是有益的。信徒應該經常的對福音反覆的認識,因為成聖的起點是稱義,稱義來自福音中的應許,稱義與成聖雖不能混為一談,但也不能完全分開。

也只有聖潔的信徒才能與基督聯合,因此這等人是出於父神永恆中的預定、基督的救贖與聖靈的潔淨。當這樣的應許賜下時,這等人就憑著聖靈所賜的信心而成為了聖潔。這樣來看,信心使信徒在地位上成了聖潔;也使信徒持續不斷地在聖潔的行為上有份,信心所結出的果子也就是聖潔的生活。

三、信徒如何成聖與成聖的果效

只有靠著對三一真神在福音上的應許與恩典,人憑著信心才能夠繼續的在成聖上長進。這信心理所當然的必需有著合宜的行為,並且在困難與試驗中捨己,因這行為出於應許的恩典而不是僵硬的規範性要求,除此之外,聖經沒有說有任何其他方法能夠使得信徒的生命繼續成聖。

過於律法化的行為要求與在結果子上輕忽怠慢,此二者所形成的道德主義與反律法主義都未明白成聖乃是基於恩典,又憑藉著信心,他們都必須重新認識何為福音。信徒必須不斷的認清他是活在恩典之下,而非律法之下,信徒乃是因為福音的恩典樂於遵守律法上的要求,所以這本質是仍是藉著信心而做的。

這裡所指的信心,涵蓋各個層面,從最根本持續性的在上帝成文的道上之認識、默想甚至背誦,且以此為禱告的內容、目的與標準;按著蒙恩的管道在教會中敬拜、聆聽祂僕人所傳講的信息(約十七:17、徒二十:32);並在信徒之間彼此勸勉,安慰,交通,特別是在成聖的試驗與艱難中;除此以外,仍有傳揚福音與一般生活上的磨練。

信徒只有憑著信心,持續性的對上帝在基督裡應許的認識,被基督的愛不斷的激勵,而開始殷勤、歸正、建立知識、節制、忍耐、敬虔,愛主愛人,已致於不會閒懶不結果子(彼後一:5~8),因而透過這些更加堅定的確信自己蒙召的確實(彼後一:10)、與聖靈同證自己是上帝的兒女(羅八:16),使得信徒的生命能以度過各種景況,預備成為合用的器皿。

信徒在成聖上是積極的,這點又可說是一次次與基督聯合的效果。因為以上這些本於信心與恩典而有的長進,其供應的方式都在乎透過聖靈與基督聯合,這聯合在地位上是向著罪死;在靈性上是向著神活,前者是一次的,後者是多次並且如上述的持續不斷需要進行的。

總的來說,一個具備重生而有聖潔生命本質的人,其意願是以基督為樂,並榮耀祂(羅五:11、羅七:22、彼前四:1)。但一個未信者或未重生者儘管擁有極高的道德素養,也無法持續(約四:14)、發自內心做這樣的選擇。這就是聖潔生命之所以能夠結出聖靈果子的理由,因他已經被賦予更新成為具備聖潔本質的新造之人。

這樣的聖徒所求的是祂的國與祂的義,他在禱告中所關注的,不是如何使禱告更容易蒙應允(太六:7),而是如何按照聖靈的意思向天上的父禱告,討祂的喜悅(羅八:14、27),因這個新造的人能夠以基督的心為心。所以如果我們是為了禱告更容易被應允,滿足自己所求的、因而汲汲營營嘗試用各種看似屬靈的方式來禱告,這就不是聖潔的動機,我們需要以聖道檢驗自己,不落入人本主義。

四、從聖潔看教會

聖潔的子民在地上集合形成教會,這教會是聖潔的,是基督的新婦。就組織結構而言,任何一個地上的教會,其組成都包含兩種人,即得救者與非得救者,這是有形之教會。但終極而完全聖潔的教會是看不見的,是天國子民的團契,是無形的、超越時間與空間,即聖而公之教會。

儘管教會是天上國度在暫時物質世界中的顯現,是未完全的,但教會仍是一個特殊的群體,無論就地位與功用來說都不同於世界。因此,無論從哪個觀點看,地上的教會雖在世界,其本質上必須從世界分別出來,她的使命,是向他們指出一條唯一得救的道路。

現今的教會不多關心她們的聖潔。教會的聖潔就是忠於基督給予的使命,並且不跟隨世界,真教會是世上的光。因此,教會不應跟隨世界的道理,藉著世界的方法吸引屬肉體的人,這不是諸般的智慧,而是在聖潔上妥協,否則,元首基督該怎樣看待一個對他不忠而沾染汙穢的新婦呢?

五、從聖潔看佈道方法與文化使命

對於教會的佈道事工來說,其原則需要能將上帝的榮耀與聖潔顯給人看。耶穌基督指明、矯正罪人親近上帝的心態(約六:26),好將他們導正,幫助罪人從世上的思慮、罪性的捆綁下看見基督乃是世上的真光,以致於認清自己的景況。基於這樣的原則,基督是教會一切事工的中心,乃是按照上帝心意而進行,不是按照罪人的墮落需求而進行,否則罪人與在世界的黑暗中等同,絲毫看不到基督聖潔的榮光。

一個教會對聖潔的認識有多深,其事工與各種崇拜、講道的安排都將流露出基督的榮耀,使得罪人在這之中,透過聖靈的光照,看見神真是在他們當中。現在多數的教會甚少注意到這一點,往往花費許多金錢與人力,籌備與世界過於相似的活動吸引罪人,這樣的辦法使得教會容易有許多虧損,這方面需要更多的衡量與思考。

只有以基督為中心的事奉、佈道、敬拜與講道,才能夠使罪人看見基督是世上的真光(約九:5),是可以吃的肉,可以喝的血(約六:51);罪人被呼召不是為了看穿細軟衣服的人(太十一:8),也不是聽添加物太多的私人見證(路十六:28~31);教會的聖潔就是持守上帝的真道,至死忠心,預備受苦(啟二:10)。

若從聖潔的角度來看基督徒的文化使命,都可以確認聖潔乃是世界所沒有的本質(約一:5、10),正如同罪人沒有聖潔的本質一樣。那麼基於這個緣故,罪人既然需要重生;這個世界就需要銷化而更新,文化使命就只能為了福音使命而鋪路,因為改變世界的本質,只能等到基督的再來。文化使命不是在地上建立一個天國文化或社會(來十一:13、約十八:36),因為受造之物、切望等候上帝的眾子顯出來(羅八:19~23),如此這裡已經隱含了一個概念,即文化使命也在末世論的範疇之下。人若未認識聖潔,其文化使命的動機容易看重所看得見的,而非看重所看不見的。

(待續)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