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汗流餬口之後

ANGELUS

我想我們的始祖亞當夏娃,一離開伊甸園時所面臨的應該是無力、害怕與恐懼。他們一開始被安置在「神看著一切所造的都甚好」(創一:31)的園子裡,不受冷受餓,兩人樂於各司其職,也有神的同在。但因罪被逐離那裡之後就不是如此。「治理全地」、「生養眾多」變成一連串痛苦、勞碌、比較與貪婪,而我們一直做這樣的「工作」直到今日。

我們有幾次真正治理全地?事實上我們連自己的家庭、個人都治理不好,無疑的,罪只帶來悲慘的後果。但神預備了安息日,為了使人在勞苦失意中有盼望。在一週之中的安息日,人還可以在神那裡尋找到安慰。亞當夏娃或許曾懷念他們在伊甸園與神在一起的日子,他們追想,他們難過,並且後悔。當時他們生活的很溫暖,每天對神所賜的環境感到滿足,也沒有什麼需要擔憂。上帝與他們一同漫步在園子裡,這有多少的情感與愜意?

後來這一切都變了,人都忘記了,但是神沒有忘記。神沒有輕看人工作勞碌上悲哀,或者任憑人自顧自的欣賞工作上的成就,而是讓人在工作與生活中尋找最終的盼望,就是願意回到神那裡。「他從一本造出萬族的人,住在全地上,並且預先定準他們的年限,和所住的疆界」,接著保羅說:「要叫他們尋求神」。(徒十七:26~27)亞伯就是如此,他在工作後,他向神獻祭,為的就是求神饒恕,我想,那是因為亞伯願意回到神身旁。他一定聽過爸媽描述當時在園子裡的生活,並且那一位創造他們的上帝。

按理說,該隱是種田的,亞伯是牧羊的,兩人碰面的日子應該不多,為何該隱知道神悅納亞伯的獻祭? 顯然,亞伯所獻的被神看重,這件事可能被公開(如何公開我不清楚,可能神多多的賜福給亞伯使他的產業發旺),人人知道神悅納亞伯。經文中自己說得明白,上帝不悅納該隱的祭是因為他的心不正(創四:7)。因此該隱產生難忍的忌妒。

這種嫉妒是否是累積多年,使私慾是懷了胎(雅一:15),聖經雖沒有明講,但該隱最後殺了亞伯。他自己遠離親族,按照自己的方法頑固的生存下去,他忌妒,他恨上帝,他可能強烈的認為:上帝偏心,父母也偏心。他開始變成無法在工作上找到真正的目的,即使他的成就也一輩子無法使他忘記:他殺死他親弟弟。他已經無法在生命中得到神最初的心意,就是尋求神、榮耀神。

上帝知道他是毀滅墮落的,神憐恤他,不僅保護他以免被殺,更賜各種恩賜給他的後代使他們能夠有建築、文化、工藝與音樂的發展,得以生存。但話又說回來,這些人文與工藝的發展終究如盛開的曇花,但神願意我們要的是至寶,而不是眼前的一碗紅湯(創二十五:30),祂要的是我們追求最好的,也就是祂自己本身,因上帝自己才是一切。

該隱的後代其實一樣專注在那片遮身的無花果葉(創三:7),人不要上帝的救贖,寧可自主,但這些世上的思慮並不能真正帶給人安息。無奈,不只是他們,世上眾人「專以地上的事為念」(腓三:19c),人昂然自己所成就的文明、制度、體系與各種文化藝術而滿足,如同剛學會尿在尿壺裡的孩童,拿起尿壺,指給他的父母看。

「請你把我應得的家業分給我」(路十五:12),我自己出去闖蕩;我的腳我可以自己洗得乾淨(約十三:8),最後人得到了什麼呢?在我們自誇的城裡,在我們樂觀的愚昧中,人自食惡果,這就是人在日光之下的虛空。「哀哉!哀哉!這大城啊」(啟十八:16),人若不歸向神,人的光景是悲慘的。但主說:「我豈能不愛惜呢?」(拿四:11c)唯按著上帝的心意,「先」在上帝自己裡面找到安慰、盼望、愛與赦免,在那種安息下完成神所給我們的工作,只有如此,我們才能找到在汗流餬口之後的安息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